只属于我的初恋 mg真人娱乐网站征文大赛二等奖 刘孝炜 金融数学1304

mg真人娱乐网站:管理员   时间:2014-12-16 点击数:

只属于我的初恋

——谨以此纪念我那懵懂的单相思

Part 1冬日回忆

故事的开始,我住城西,他住城东。

我12岁,他12岁。

“去的尽管去了,来的尽管来了;去来的中间,又怎样的匆匆呢?”这是一节语文课,正当同学们死气沉沉地读着《匆匆》,他忸怩地推开教室门,打破了这片死寂。

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,12岁的记性虽不能瞬间记住一段冗长的诗,我却深深地记下了他的脸。他的发型是那种不能再普通的平头,一阵凉风穿过时却能微微摇晃;浓浓的眉毛总像是锁了多年的雾水;眼睛清澈到可以马上滴下泪来,瞳仁占据了眼睛的一大部分,黑黑的,好像无底的深潭;嘴唇略紫,没有笑容。

就是这样一个笼罩着深邃气息的男生,坐在了距离我半米左右的墙角的座位上。原谅12岁略有些早熟的我,就以这样的开头默默地关注着他。“女追男,隔层纱。”虽说是老话,貌似这只适应二十几岁的青年,却不适应我初出的情愫和他深邃的内心。

还好学校在城东,我可以目送他回家后再坐上去往城西的公交车回家,对于一个12岁的女生,这样的关注也是蛮疯狂的。冬日的落叶,铺得地上一片深棕色,一条围巾已经不能完全驱走风寒,我依然伴着脚踩落叶的咯吱声走在他身后20米左右的路上。不知被跟踪的他是否能发现,我依旧疯狂地跟着。我窃喜着,因为这样的尾随不仅可以清楚他的住处,还可以给我更多的时间欣赏他的背影。

寒风吹乱了他戴得整整齐齐的围巾,他很自然地缩缩脖子继续走着。他走起路来很轻,轻到几乎听不到地上树叶的咯吱声。就这样轻轻地走着,没有脚踢石子的动作,没有偶尔的伸懒腰,甚至连过马路的环顾四周都没有,有时候,还怪令人担忧的。

Part 2重逢

故事正在进行,我住城西,他住城东。

我16岁,他16岁。

升入初中,我便失去了他的消息,那冬日的回忆,也便随之而去,永远地变成了追忆。直到16岁那年,踏入高中的那一年。

还未来得及环顾美丽的校园,那熟悉的身影便又一次被我捕捉。我的眼眶不禁变得模糊,抚着激动的心跳,轻轻的告诉自己:“没错!就是他!”

发型依旧是平头,眼睛依旧清澈,发紫的嘴唇依旧没有笑容,依旧是那个笼罩着深邃气息的男生,可身高却高出了一大截,不再稚嫩,不再瘦小。最重要的是,我依旧默默地关注着他,卑微却不自惜,无私却乐在其中。呵!渺小的初恋!渺小到只有我知道。

2011年4月1日,这个令人紧张的愚人节!他定会收到来自我的小纸条,上面写着“我想,我是喜欢上你了,信不信由你。”

2011年11月11日,这个令人紧张的光棍节!他定会收到来自我的小纸条,上面写着“2011年11月11日,我希翼你还是个光棍儿。”

2013年6月6日,这个令人紧张的高考前夜!他定会收到来自我的小纸条,上面写着“高考,不要惧怕,我与你一起加油!”

没有一封回信。

Part 3匆匆

故事正在进行,我住城西,他已远去。

我12岁,他20岁。

当所有的高考人都沉浸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喜悦中时,我茫然了。他是否已经远去?我是否再也不能远远的暗恋他?是否高中的那几张小纸条再也不会有回信?他是否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?

这份只属于我的初恋,是否已经没有任何表白的希翼了。

我还在原地,我还是那节语文课上早熟的小女生。我记得,那节课,大家学的是《匆匆》。我的一切似乎都停留在了那句“去的尽管去了,来的尽管来了,去来的中间,又怎样的匆匆呢?”时间果如其然,匆匆逝去,只留下了一段来自年少的回忆。

我似乎还停留在初次与他逢面的12岁,而他,却毫不眷恋这份情,无情地在岁月的时差里拉大大家的距离,长大长高,渐行渐远。

Part 4罢了

故事似乎已经结束,我住城西,他已远去。

我12岁,他20岁。

他不会给我回信了。

Copyright ©版权所有:mg真人娱乐网站

地址:济南市市中区南辛庄西路336号mg真人娱乐网站西校区第七教学楼   邮编:250022   电话(传真):0531-82767313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